重庄时时彩开奖结果: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

您的位置: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 >> 金瓶梅 >> 第九十六回 春梅姐游旧家池馆 杨光彦作当面豺狼

第九十六回 春梅姐游旧家池馆 杨光彦作当面豺狼

时间:2018/10/27 20:27:09  点击:641 次
  词曰:

  人生千古伤心事,还唱《后庭花》。旧时王谢,堂前燕子,飞向谁家?

  恍然一梦,仙肌胜雪,宫鬓堆雅。江州司马,青衫泪湿,想在天涯。

  右调《青衫湿》

  话说光阴迅速,日月如梭,又早到正月二十一日。春梅和周守备说了,备一张祭桌,四样羹果,一坛南酒,差家人周义送与吴月娘。一者是西门庆三周年,二者是孝哥儿生日。月娘收了礼物,打发来人帕一方,银三钱。这边连忙就使玳安儿穿青衣,具请书儿请去。上写着:

  重承厚礼,感感。即刻舍具菲酌,奉酬腆仪。仰希高轩俯临,不外,幸甚。西门吴氏端肃拜请大德周老夫人妆次春梅看了,到日中才来。戴着满头珠翠金凤头面钗梳,胡珠环子。身穿大红通袖、四兽朝麒麟袍儿,翠蓝十样锦百花裙,玉玎当禁步,束着金带。坐着四人大轿,青段销金轿衣。军牢执藤棍喝道,家人伴当跟随,抬着衣匣。后边两顶家人媳妇小轿儿,紧紧跟随。吴月娘这边请人吴大妗子相陪,又叫了四个唱的弹唱。听见春梅来到,月娘亦盛妆缟素打扮,头上五梁冠儿,戴着稀稀几件金翠首饰,上穿白绫袄,下边翠蓝段子裙,与大妗子迎接至前厅。春梅大轿子抬至仪门首,才落下轿来。两边家人围着,到于厅上叙礼,向月娘插烛也似拜下去。月娘连忙答礼相见,说道:“向日有累姐姐费心,粗尺头又不肯受。今又重承厚礼祭桌,感激不尽?!贝好返溃骸盎炭?。家官府没甚么,这些薄礼,表意而已。一向要请奶奶过去,家官府不时出巡,所以不曾请得?!痹履锏溃骸敖憬?,你是几时好日子?我只到那日买礼看姐姐去罢?!贝好返溃骸芭帐撬脑仑ノ迦??!痹履锏溃骸芭侥侨找讯ㄈ??!?nbsp;

  两个叙礼毕,春梅务要把月娘让起,受了两礼。然后吴大妗子相见,亦还下礼去。春梅道:“你看大妗子,又没正经?!币皇址銎鹗芾?。大妗子再三不肯,止受了半礼。一面让上坐,月娘和大妗子主位相陪。然后家人、媳妇、丫鬟、养娘,都来参见。春梅见了奶子如意儿抱着孝哥儿,吴月娘道:“小大哥还不来与姐姐磕个头儿,谢谢姐姐。今日来与你做生日?!蹦切⒏缍娓鱿氯缫舛砝?,与春梅唱喏。月娘道:“好小厮,不与姐姐磕头,只唱喏?!蹦谴好妨ο蛐渲忻鲆环浇跏峙?,一副金八吉祥儿,教替他塞帽儿上。月娘道:“又教姐姐费心?!庇职菪涣?。落后小玉、奶子来见磕头。春梅与了小玉一对头簪子,与了奶子两枝银簪儿。月娘道:“姐姐,你还不知,奶子与了来兴儿做媳妇儿了。来兴儿那媳妇害病没了?!贝好返溃骸八恍囊谠奂?,倒也好?!币幻嫜诀吣貌枭侠?,吃了茶,月娘道:“请娘娘后边明间内坐罢,这客位内冷?!?nbsp;

  春梅来后边西门庆灵前,又早点起灯烛,摆下桌面祭礼。春梅烧了纸,落了几点眼泪。然后周围设放围屏,火炉内生起炭火,安放八大仙桌席,摆茶上来。无非是细巧蒸酥,希奇果品,绝品芽茶。月娘和大妗子陪着吃了茶,让春梅进上房里换衣裳。脱了上面袍儿,家人媳妇开衣匣,取出衣服,更换了一套绿遍地锦妆花袄儿,紫丁香色遍地金裙。在月娘房中坐着,说了一回,月娘因问道:“哥儿好么?今日怎不带他来这里走走?”春梅道:“不是也带他来与奶奶磕头,他爷说天气寒冷,怕风冒着他。他又不肯在房里,只要那当直的抱出来厅上外边走。这两日,不知怎的,只是哭?!痹履锏溃骸八芤埠么竽昙?,得你替他养下这点孩子也彀了,也是你裙带上的福。说他孙二娘还有位姐儿,几岁儿了?”春梅道:“他二娘养的叫玉姐,今年交生四岁。俺这个叫金哥?!痹履锏溃骸八邓芤肀呋褂辛轿环坷锝愣??”春梅道:“是两个学弹唱的丫头子,都有十六七岁,成日淘气在那里?!痹履锏溃骸八渤M肀呷ゲ蝗??”春梅道:“奶奶,他那里得工夫在家?多在外,少在里。如今四外好不盗贼生发,朝廷敕书上,又教他兼管许多事情:镇守地方,巡理河道,提拿盗贼,操练人马。常不时往外出巡几遭,好不辛苦哩?!彼当?,小玉又拿茶来吃了。春梅向月娘说:“奶奶,你引我往俺娘那边花园山子下走走?!霸履锏溃骸拔业慕憬?,还是那咱的山子花园哩!自从你爹下世,没人收拾他,如今丢搭的破零零的。石头也倒了,树木也死了,俺等闲也不去了?!贝好返溃骸安环?,奴就往俺娘那边看看去?!闭庠履锴坎还?,只得叫小玉拿花园门山子门钥匙,开了门,月娘、大妗子陪春梅,到里边游看了半日。但见:

  垣墙欹损,台榭歪斜。两边画壁长青笞,满地花砖生碧草。山前怪石遭塌毁,不显嵯峨;亭内凉床被渗漏,已无框档。石洞口蛛丝结网,鱼池内虾蟆成群。狐狸常睡卧云亭,黄鼠往来藏春阁。料想经年无人到,也知尽日有云来。

  春梅看了一回,先走到李瓶儿那边。见楼上丢着些折桌、坏凳、破椅子,下边房都空锁着,地下草长的荒荒的。方来到他娘这边,楼上还堆着些生药香料,下边他娘房里,止有两座厨柜,床也没了。因问小玉:“俺娘那张床往那去了?怎的不见?“小玉道:“俺三娘嫁人,赔了俺三娘去了?!痹履镒叩礁八担骸耙蚰愕谌?,将他带来那张八步床赔了大姐在陈家,落后他起身,却把你娘这张床赔了他,嫁人去了?!贝好返溃骸拔姨蠼闼懒?,说你老人家把床还抬的来家了?!痹履锏溃骸澳谴裁磺?,只卖了八两银子,打发县中皂隶,都使了?!贝好诽?,点了点头儿。那星眼中由不的酸酸的,口中不言,心内暗道:“想着俺娘那咱,争强不伏弱的问爹要买了这张床。我实承望要回了这张床去,也做他老人家一念儿,不想又与了人去了?!庇刹坏男南虏仪?。又问月娘:“俺六娘那张螺甸床怎的不见?”月娘道:“一言难尽。自从你爹下世,日逐只有出去的,没有进来的。常言家无营活计,不怕斗量金。也是家中没盘缠,抬出去交人卖了?!贝好肺剩骸奥袅硕嗌僖??“月娘道:“止卖了三十五两银子?!贝好返溃骸翱上Я?,那张床,当初我听见爹说,值六十两多银子,只卖这些儿。早知你老人家打发,我到与你老人家三四十两银子要了也罢?!痹履锏溃骸昂媒憬?,人那有早知道的?”一面叹息了半日。只见家人周仁走来接,说:“爷请奶奶早些家来,哥儿寻奶奶哭哩?!闭獯好肪统樯硗蟊呃?。月娘叫小玉锁了花园门,同来到后边明间内。又早屏开孔雀,帘控鲛绡,摆下酒筵。两个妓女,银筝琵琶,在旁弹唱。吴月娘递酒安席,安春梅上座,春梅不肯,务必拉大妗子,同他一处坐的。月娘主位,筵前递了酒,汤饭点心,割切上席。春梅叫家人周仁,赏了厨子三钱银子。说不尽盘堆羿品,酒泛金波。当下传杯换盏,吃至晚色将落时分,只见宅内又差伴当,拿灯笼来接。月娘那里肯放,教两个妓女在跟前跪着弹唱劝酒。分付:“你把好曲儿孝顺你周奶奶一个儿?!币幻娼行∮裾迳洗笾?,放在跟前,说:“姐姐,你分付个心爱的曲儿,叫他两个唱与你下酒?!贝好返溃骸澳棠?,奴吃不得了,怕孩儿家中寻我?!痹履锏溃骸案缍?,左右有奶子看着,天色也还早哩,我晓得你好小量儿!”春梅因问那两个妓女:“你叫甚名字?是谁家的?”两个跪下说:“小的一个是韩金钏儿妹子韩玉钏儿,一个是郑爱香儿侄女郑娇儿?!贝好返溃骸澳忝炕岢独粱肌凡换??”玉钏儿道:“奶奶分付,小的两个都会?!痹履锏溃骸澳懔礁黾然岢?,斟上酒你周奶奶吃,你每慢唱?!毙∮裨谂粤φ迳暇?,两个妓女,一个弹筝,一个琵琶,唱道:

  冤家为你几时休?捱到春来又到秋。谁人知道我心头。天,害的我伶仃瘦,听和音书两泪流。从前已往诉缘由,谁想你无情把我丢!

  那春梅吃过,月娘双令郑娇儿递上一杯酒与春梅。春梅道:“你老人家也陪我一杯?!绷郊矣谑嵌计胝迳?,两个妓女又唱道:

  冤家为你减风流,鹊噪檐前不肯休,死声活气没来由。天,倒惹的情拖逗,助的凄凉两泪流。从他去后意无休,谁想你辜恩把我丢。

  春梅说:“奶奶,你也教大妗子吃杯儿?!痹履锏溃骸按箧∽映圆坏?,教他拿小钟儿陪你罢?!币幻媪钚∮裾迳洗箧∽右恍≈佣?。两个妓女又唱道:冤家为你惹场忧,坐想行思日夜愁,香肌憔瘦减温柔。天,要见你不能勾,闷的我伤心两泪流。从前与你共绸缪,谁想你今番把我丢。

  春梅见小玉在跟前,也斟了一大钟教小玉吃。月娘道:“姐姐,他吃不的?!贝好返溃骸澳棠?,他也吃两三钟儿,我那咱在家里没和他吃?”于是斟上,教小玉也吃了一杯。妓女唱道:

  冤家为你惹闲愁,病枕着床无了休,满腹忧闷锁眉头。天,忘了还依旧,助的我腮边两泪流。从前与你两无休,谁想你经年把我丢。

  看官听说,当时春梅为甚教妓女唱此词?一向心中牵挂陈敬济,在外不得相会。情种心苗,故有所感,发于吟咏。又见他两个唱的口儿甜,乖觉,奶奶长、奶奶短奉承,心中欢喜。叫家人周仁近前来,拿出两包儿赏赐来,每人二钱银子。两个妓女放下乐器,磕头谢了。不一时,春梅起身,月娘款留不住。伴当打灯笼,拜辞出门,坐上大轿。家人媳妇,都坐上小轿。前后打着四个灯笼,军牢喝道而去。正是:时来顽铁有光辉,远去黄金无艳色。有诗为证:

  点绛唇红弄玉娇,凤凰飞下品鸾箫。

  堂高闲把湘帘卷,燕子还来续旧巢。

  且说春梅自从来吴月娘家赴席之后,因思想陈敬济,不知流落在何处。归到府中,终日只是卧床不起,心下没好气。守备察知其意,说道:“只怕思念你兄弟,不得其所?!币幻娼姓攀?、李安来,分付道:“我一向委你寻你奶奶兄弟,如何不用心找寻?”二人告道:“小的一向找寻来,一地里寻不着下落,已回了奶奶话了?!笔乇傅溃骸跋弈愣宋迦?,若找寻不着,讨分晓?!闭庹攀?、李安领了钧语下来,都带了愁颜。沿街绕巷,各处留心,找问不题。

  话分两头。单表陈敬济自从守备府中打了出来,欲投宴公庙。又听见人说师父任道士死了,就害怕不敢进庙来,又没脸儿见杏庵主老,白日里到处打油飞,夜晚间还钻入冷铺中存身。一日,也是合当有事,敬济正在街上站立,只见铁指甲杨大郎,头戴新罗帽儿,身穿白绫袄子,骑着一匹驴儿,拣银鞍辔,一个小厮跟随,正从街心走过来。敬济认得是杨光彦,便向前一把手,把嚼环拉住,说道:“杨大哥,一向不见。自从清江浦把我半船货物偷拐走了,我好意往你家问,反吃你兄弟杨二风拿瓦楔钻破头,赶着打上我家门来。今日弄的我一贫如洗,你是会摇摆受用?!蹦茄畲罄杉戮醇靡炎蕴殖?,便佯佯而笑,说:“今日晦气,出门撞见瘟死鬼,量你这饿不死贼花子,那里讨半船货?我拐了你的,你不撒手?须吃我一顿马鞭子?!本醇帽愕溃骸拔胰缃袂盍?,你有银子,与我些盘缠。不然,咱到个去处讲讲?!毖畲罄杉环?,跳下驴来,向他身上抽了几鞭子。喝令小厮:“与我撏了这少死的花子去!”那小厮使力把敬济推了一交,杨大郎又向前踢了几脚,踢打的敬济怪叫。须臾,围了许多人。旁边闪过一个人来,青高装帽子,勒着手帕,倒披紫袄,白布裤子,精着两条腿,趿着蒲鞋,生的阿兜眼,扫帚眉,料绰口,三须胡子,面上紫肉横生,手腕横筋竞起。吃的楞楞睁睁,提着拳头,向杨大郎说道:“你此位哥好不近理,他年少这般贫寒,你只顾打他怎的?自古嗔拳不打笑面,他又不曾伤犯着你。你有钱,看平日相交,与他些;没钱罢了,如何只顾打他?自古路见不平,也有向灯向火?!毖畲罄伤担骸澳悴恢?,他赖我拐了他半船货,量他恁穷样,那有半船货物?”那人道:“想必他当时也是有根基人家娃娃,天生就这般穷来?阁下就是这般有钱?老兄依我,你有银子与他些盘缠罢?!蹦茄畲罄杉侨怂盗?,袖内汗巾儿上拴着四五钱一块银子,解下来递与敬济,与那人举一举手儿,上驴子扬长去了。

  敬济地下扒起来,抬头看那人时,不是别人,却是旧时同在冷铺内,和他一铺睡的土作头儿飞天鬼侯林儿。近来领着五十名人,在城南水月寺晓月长老那里做工,起盖伽蓝殿。因一只手拉着敬济说道:“兄弟,刚才若不是我拿几句言语讥犯他,他肯拿出这五钱银子与你?那贼却知见范,他若不知范时,好不好吃我一顿好拳头。你跟着我,咱往酒店内吃酒去来?!钡揭桓鍪郴缧【频?,案头上坐下,叫量酒:“拿四卖嗄饭,两大壶酒来?!辈灰皇?,量酒摆下小菜嗄饭,四盘四碟,两大坐壶时兴橄榄酒。不用小杯,拿大磁瓯子,因问敬济:“兄弟,你吃面吃饭?”量酒道:“面是温淘,饭是白米饭?!本醇玫溃骸拔页悦??!毙媵?,掉上两三碗温面上来。侯林儿只吃一碗,敬济吃了两碗。然后吃酒。侯林儿向敬济说:“兄弟,你今日跟我往坊子里睡一夜,明日我领你城南水月寺晓月长老那里,修盖伽蓝殿,并两廊僧房。你哥率领着五十名做工。你到那里,不要你做重活,只抬几筐土儿就是了,也算你一工,讨四分银子。我外边赁着一间厦子,晚夕咱两个就在那里歇,做些饭打发咱的人吃。把门你一把锁锁了,家当都交与你,好不好?强如你在那冷铺中,替花子摇铃打梆,这个还官样些?!本醇玫溃骸叭羰歉绺缯獍阆鹿诵值?,可知好哩。不知这工程做的长远不长远?”侯林儿道:“才做了一个月。这工程做到十月里,不知完不完?!绷礁鏊祷爸?,你一钟,我一盏,把两大壶酒都吃了。量酒算帐,该一钱三分半银子。敬济就要拿出银子来秤,侯林儿推过一边,说:“傻兄弟,莫不教你出钱?哥有银子在此?!币幻娉冻霭?,秤了一钱五分银子与掌柜的?;拐伊艘环职肭淞?,搭伏着敬济肩背,同到坊子里,两个在一处歇卧。二人都醉了。这侯林儿晚夕干敬济后庭花,足干了一夜。亲哥、亲达达、亲汉子、亲爷,口里无般不叫将出来。

  到天明,同往城南水月寺。果然寺外侯林儿赁下半间厦子,里面烧着炕柴,早也买下许多碗盏家活。早辰上工,叫了名字。众人看见敬济,不上二十四五岁,白脸子,生的眉目清俊,就知是侯林儿兄弟,都乱调戏他。先问道:“那小伙子儿,你叫甚名字?”陈敬济道:“我叫陈敬济?!蹦侨说溃骸俺戮醇?,可不由着你就挤了?!坝忠蝗怂担骸澳沩ツ晷⌒〉?,怎干的这营生?捱的这大扛头子?”侯林儿喝开众人,骂:“怪花子,你只顾奚落他怎的?”一面散了锹镢筐扛,派众人抬土的抬土,和泥的和泥,打杂的打杂。

  原来晓月长老,教一个叶头陀做火头,造饭与各作匠人吃。这叶头陀年约五十岁,一个眼瞎,穿着皂直裰,精着脚,腰间束着烂绒绦,也不会看经,只会念佛,善会麻衣神相。众人都叫他做叶道。一日做了工下来,众人都吃毕饭,也有闲坐的,卧的,也有蹲着的。只见敬济走向前,问叶头陀讨茶吃。这叶头陀只顾上上下下看他。内有一人说:“叶道,这个小伙子儿是新来的,你相他一相?!庇忠蝗怂担骸澳阆嗨?,倒相个兄弟?!币桓鏊担骸暗瓜喔龆沧??!币锻吠咏趟?,端详了一回,说道:“色怕嫩兮又怕娇,声娇气嫩不相饶。老年色嫩招辛苦,少年色嫩不坚牢。只吃了你面皮嫩的亏,一生多得阴人宠爱。八岁十八二十八,做作百般人可爱,纵然弄假又成真。休怪我说,一生心伶机巧,常得阴人发迹。你今多大年纪?”敬济道:“我二十四岁?!币兜赖溃骸翱髂闱澳暝趺垂?,吃了你印堂太窄,子丧妻亡,悬壁昏暗,人亡家破;唇不盖齿,一生惹是招非;鼻若灶门,家私倾散。那一年遭官司口舌,倾家散业,见过不曾?”敬济道:“都见过了?!币锻吠拥溃骸爸灰患?,你这山根不宜断绝。麻衣祖师说得两句好:山根断兮早虚花,祖业飘零定破家。早年父祖丢下家业,不拘多少,到你手里,都了当了。你上停短兮下停长,主多成多败,钱财使尽又还来。总然你久后营得家计,犹如烈日照冰霜。你如今往后,还有一步发迹,该有三妻之命??斯桓銎薰辉??”敬济道:“已克过了?!币锻吠拥溃骸昂罄椿褂腥拗?,但恐美中不美。三十上,小人有些不足,花柳中少要行走?!币桓鋈怂担骸耙兜?,你相差了,他还与人家做老婆,那有三个妻来?”众人正笑做一团,只听得晓月长老打梆了,各人都拿锹镢筐扛,上工做活去了。如此者,敬济在水月寺,也做了约一月光景。

  一日,三月中旬天气,敬济正与众人抬出土来,在山门墙下,倚着墙根,向日阳蹲踞着捉身上虱虮。只见一个人,头带万字头巾,身穿青窄衫,紫裹肚,腰系缠带,脚穿扁靴,骑着一匹黄马,手中提着一篮鲜花儿。见了敬济,猛然跳下马来,向前深深的唱了诺,便叫:“陈舅,小人那里没寻,你老人家原来在这里?!钡够A司醇靡惶?。连忙还礼不迭,问:“哥哥,你是那里来的?”那人道:“小人是守备周爷府中亲随张胜,自从舅舅府中官事出来,奶奶不好直到如今,老爷使小人那里不找寻舅舅,不知在这里。今早不是俺奶奶使小人到外庄上,折取这几杂芍药花儿,打这里过,怎得看见你老人家在这里?一来也是你老人家际遇,二者小人有缘。不消犹豫,就骑上马,我跟你老人家往府中去?!蹦侵谧龉さ娜丝醋?,面面相觑,不敢做声。这陈敬济把钥匙递与侯林儿,骑上马,张胜紧紧跟随,径往守备府中来。正是:良人得意正年少,今夜月明何处楼?有诗为证:

  白玉隐于顽石里,黄金埋在污泥中。

  今朝贵人提拔起,如立天梯上九重。
 

 
分享到:
1小羊羔与小鱼儿
1小毛驴
1不肖之子
1萝卜
1返老还童
1上帝的动物和魔鬼的动物
1三个懒汉
1扔掉的亚麻
用户评论
    请您评论
栏目推荐
浏览排行
随机推荐
小说推荐
  • 八段锦
  • 千年修仙记
  • 麦田里的守望者
  • 城南旧事
  • 封神天子
  • 苏菲的世界
  • 穆斯林的葬礼
  • 四世同堂
  • 不抱怨的世界
  • 正能量
  •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
  • 成功没有偶然
  • 哈佛家训
  • 商道
  • 兄弟(上)
  • 校园故事
最新故事关键词
  • 2016年度“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”评选揭晓 2019-04-25
  • 北京发布对部分载客汽车管理措施 2019-04-25
  • 贯彻转型建设要求 锻造海上精兵劲旅 2019-04-24
  • 你读过的教科书没有给你讲过共产主义,所以你也不知道共产主义社会的核心内容是什么。[微笑][微笑] 2019-04-24
  • 张占斌 周跃辉:“九新”——新常态下的全面深化改革 2019-04-24
  • 墨西哥地震与球队进球民众跳跃啥关系?专家:无关 2019-04-24
  • 西安6月以来限购区域内无一家开盘,“摇号细则近日将出”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4-23
  • 男子模仿网红骑马上路 机动车道飞奔当街摔晕 2019-04-23
  • 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新闻中心正式开放 2019-04-22
  • 列车上旅客晕倒 众人爱心救助 2019-04-22
  • 李黎明:东作红木文化的倡导者 2019-04-22
  • 专家提醒中药需严格炮制配伍 市民自行配服中药风险比较大 2019-04-21
  • 公权者执行公务,不仅须要依法履职尽责,更须要克己奉公廉洁自律。 2019-04-21
  • 中国公民出入境通关新政实施 出入境通关排队不超过30分钟 2019-04-20
  • 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孔子学院举行第16届汉语桥南非预选赛模拟赛 2019-04-20
  • 818| 172| 526| 868| 616| 642| 277| 154| 490| 610|